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新闻报道

SL88网址导航

2019-12-10 02:20:52

沙龙会女子战队在线洗码__:【官网:821180.com】【无须打开】五佳博彩导航,六年信誉平台,七万玩家信赖!安全稳定信誉 !

原标题:电影《角斗士》为什么没有拍续集?

【编者按】
每一部能够成功上映的影片都可谓是一个奇迹,更多的作品只能在电影制作的“地狱”之中苦苦挣扎,期待抓住那根幸运绳索逃离种种困境与噩运。从希区柯克到达利,从萨姆·佩金帕到大卫·林奇,许多本应成为经典传世的大师杰作都只能永远地被遗落在黑暗之中。而即便拥有大牌导演、当红影星和一流剧本,也无法改变它们最终被淹没、无声消失的悲惨结局。这其中也包括了红极一时的《角斗士》班底那个无法上映的续集。
本文选自《无法上映的54部电影》一书,由澎湃新闻经中国画报出版社授权发布。

《角斗士》是一部有关英雄主义、高贵品格和王国命运的古典史诗电影,具有变革意义。它是《斯巴达克斯》(Spartacus,1960)之后第一部赚钱的古装史诗影片,让罗素·克劳声名鹊起,重塑了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名誉——他于20世纪90年代拍摄了三部毁誉参半的影片,尤其是《魔鬼女大兵》(G.I. Jane,1997)。《角斗士》讲述了一个罗马将军为报杀妻弑子之仇变身角斗士的故事,收获5亿美元票房收入以及包括“最佳影片”和“最佳男主角”在内的5项奥斯卡奖。这样的成功让人们无可避免地开始讨论“续集”:克劳和斯科特的梦幻组合能带来受观众欢迎的电影。问题只有一个:克劳饰演的马西斯·蒙斯(Maximus Decimus Meridius)在影片的结尾已经死去。
疯狂的才华
事实上,《角斗士》并没有留下多少值得探索的空间。马西斯·蒙斯已经死去,邪恶的君王不复存在,角斗士全都获得了自由。全剧终。另外,斯科特已经决意执导《沉默的羔羊》(1991)的续集——2001年的《汉尼拔》;罗素·克劳则出演了约翰·纳什的传记片《美丽心灵》(A Beautiful Mind,2001)。然而,网络上的传闻显示影片的两位编剧约翰·洛根(John Logan)和大卫·弗兰佐尼(David Franzoni)在创作一部前传和一部续集。“已经写好了,”斯科特在2005年接受《帝国》杂志采访时透露洛根创作了剧本,“我们已经做了不少工作,草稿已经完成。我们的目标是在2005年初上映。”不过克劳不会再度回归:“它是下一代的故事。罗马历史极具异域风情,每一段都很吸引人。历史比任何虚构出来的故事都要离奇精彩。”故事的主角将会是卢修斯·维拉斯(Lucius Veras)——露西拉(Lucilla)的儿子兼罗马帝国的接班人。“我不会再拍角斗士的故事,”斯科特说道,“我们必须更进一步。”
“更进一步”标志着十分不同的方向。“我非常不看好拍摄角斗士的续集,”克劳在接受《帝国》杂志采访时说道,“但是我改变了主意……我们也有其他的想法,承认马西斯已经死了,朝超自然的方向发展。但是创作这样的剧本将会十分困难。”由于克劳、斯科特和制片方梦工厂无法就洛根的剧本达成一致,克劳萌生了和另外一位澳大利亚奇才合作的想法。
哥特吟游诗人尼克·凯夫(Nick Cave)只署名创作过一部影片的剧本——1988年的《文明死亡之鬼》(Ghosts... of the Civil Dead)。然而选择他是有一定道理的。凯夫创作的剧本满是疯狂的才华,有大量涉及宗教和暴力的内容,无所畏惧地探索超自然领域。斯科特认为:“我觉得他非常享受撰写这个剧本的过程。”
故事从马西斯在阴间醒来开始。他拜访了容光尽失时日无多的罗马众神,众神拜托马西斯寻找他们中的一位名为赫淮斯托斯的神——他离经叛道,宣传世界上只存在一个真正的神——基督教的上帝。如果马西斯找到并杀死赫淮斯托斯,众神将会帮助他找回他的妻子和孩子。马西斯找到了赫淮斯托斯,但后者警告马西斯的儿子身陷险境,并将马西斯传送到了真实世界之中。回到真实世界的马西斯所面对的是在里昂上演的一场基督徒大屠杀。长大成人并不惜采用暴力镇压基督徒的卢修斯正是这场屠杀的始作俑者。马西斯了解到他已经长大成人的儿子马吕斯(Marius)是基督的追随者,即将前往罗马寻找上帝。
这座曾经伟大的城市如今分崩离析,充满仇恨,缺乏宽容,瘟疫和疾患席卷乡村。哲学老师兼领袖卡西安(Cassian)收养了马吕斯,也想将马西斯收入麾下,然而他们行事方式迥异。卡西安提倡爱和原谅,马西斯则支持奋起战斗。

人们在街头认出了马西斯,怀着恐惧与敬意凝视着他。“他们说你是那个伟大的角斗士,起死回生,”有人对他说,“这一次,流言是正确的。”他见到了以前的盟友朱巴(Juba),现在当铁匠为生的朱巴从斗兽场的沙子中抢救出了《角斗士》中出现过的木雕,并将它们还给了马西斯。这些木雕提醒了马西斯什么是他想要的,什么是美好:他的家人和爱。鉴于基督徒颂扬爱,尽管他自己一开始没有意识到,马西斯和基督徒们其实有很多共同点。
对基督徒的恐惧和杀戮的欲望让卢修斯找到了卡西安。在发表了一通愤怒演讲,责骂基督徒应该为“摧毁这个伟大帝国的地震以及在我们的土地上肆虐的瘟疫负责”之后,他杀死了卡西安并任由学生们侮辱老师的遗体。马吕斯为他所目睹的暴行而震惊。
马西斯拯救了他的儿子,他们来到朱巴的铁匠铺为武装基督徒寻找武器。影片的首场战役在树林中爆发时达到高潮,不过马西斯的宣战和战斗的荣耀被基督徒跪下祈祷所取代。在残酷血腥的高潮,朱巴战死,马西斯的儿子杀死了卢修斯。基督徒取得了战争的胜利,但是马西斯意识到他背叛了基督的教诲,杀戮只会带来更多的流血。马西斯知道一切都尚未结束。他跪下,把尘土涂在手上,这一细节呼应了第一部《角斗士》电影。场景开始转换,影片中的男主角开始穿越时间:十字军,欧洲战场,在坦克边作战,在直升机的掩护下在越南作战,最后则是在21世纪往手上涂肥皂。马西斯在现代的五角大楼落座,故事就此结束。
这部103页的剧本有大量惊艳的场面,尤其是斗兽场的场景:“斗兽场被洪水淹没,一场海战随之而来。随着汹涌的水流起伏的是1000只鳄鱼。随着两条战舰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角斗士们射箭、扔长矛、发射火球相互攻击。基督徒跪在甲板上,握紧双手祈祷。被长矛和箭戳穿的基督徒从船上落入海中,被鳄鱼撕碎。”这样的场景将会给电脑成像技术带来严峻的挑战。
血腥起源
这个讲述基督教血腥起源的故事有很多值得欣赏的地方,不过整个项目最终止步于剧本也并不难理解。凯夫对宗教的关注——喜欢他的歌词的人很熟悉这一点——并不是观众热爱《角斗士》的原因——真正吸引观众的是一个古典的善恶对抗的美好故事。对于寻找暑假大片的制片方来说,除了水淹斗兽场之外,剧本中没有其他值得做文章的元素。重新创作可以解决这些问题,但剧本也就面目全非了。
“这是一部主流反战电影,”凯夫于2009年宣称,“然后克劳说‘不,伙计,这样不行……’雷德利·斯科特说:‘我很喜欢剧本,但它不会被拍成电影。’随后他们给我寄来了支票,这一切就结束了。总共大概花了两个星期的时间。别告诉罗素·克劳。”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克劳和斯科特在《美好的一年》(A Good Year,2006)、《美国黑帮》(American Gangster,2007)、《谎言之躯》(Body of Lie)和《罗宾汉》中再续前缘。从美学角度来说,后者拥有黑暗的战斗场景,最像《角斗士》。凯夫为约翰·希尔寇特(John Hillcoat)执导的影片《关键协议》(2005)所撰写的剧本广受好评,他还为雷德利·斯科特制作的《神枪手之死》(The Assassination of Jesse James by the Coward Robert Ford,2007)创作了优美的配乐,并撰写了2012年的《无法无天》(Lawless)的剧本[影片和《关键协议》一样由澳大利亚演员盖·皮尔斯(Guy Pearce)主演]。克劳最终通过出演达伦·阿罗诺夫斯基执导的《诺亚方舟:创世之旅》(Noah,定于2014年上映)接触了基督教题材——这部影片的编剧之一是曾撰写《角斗士》剧本的约翰·洛根,他的作品还包括《飞行家》(The Aviator,2004)和《007:大破天幕杀机》(2012)。
这部电影有可能被拍摄完成吗?
《普罗米修斯》(Prometheus,2012)和拍摄《银翼杀手》(Blade Runner)续集的传闻表明斯科特有意重拾他以前的作品,但是《角斗士》的时代显然已经过去。几乎不会有制片方愿意拿出大笔资金投资这样一部史诗电影,尤其是一部晚了10年的电影。《角斗士2》已死,和马西斯不同,它几乎没有复活的机会。

《无法上映的54部电影》,[英]西蒙·布朗德主编,邵逸译,中国画报出版社2018年5月。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体育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供稿服务 联系我们

分类新闻查询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社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